WAP手机版 | APP下载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订阅资讯
通讯员入口
帐号: 密码:
搜索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敬拜赞美 >> 圣乐理念 >> 阅读文章

《赞美进入他的院——教会礼拜中的音乐》—第二章

2015-01-03 17:32:46 来源:包头市东河区ballbet贝博网址贝博ios 作者:通讯员 张业成 浏览:2711
内容提要: 第二章牧师与礼拜中的音乐 因身为传教者的角色,含有去了解有关教会音乐的责任。也许可以说,教会礼拜音乐的水准之提高端赖牧师(传教者)在教会生活中对音乐重要性与地位的推崇。 在上一章所论及音乐和礼拜的关系, ...

                    第二章 牧师与礼拜中的音乐
  [传教者不能逃避音乐。]因身为传教者的角色,含有去了解有关教会音乐的责任。也许可以说,教会礼拜音乐的水准之提高端赖牧师(传教者)在教会生活中对音乐重要性与地位的推崇。
在上一章所论及音乐和礼拜的关系,音乐是礼拜中不可或缺的要素。身为牧师其主要职责当然是牧养教会的信徒,但礼拜是信徒信仰行动与教会生活的中心,所以牧师除了准备讲道之外,还须认识他在礼拜中的音乐责任。
第一节 牧师是教会整个礼拜生活的负责人
礼拜是信徒在教会生活中最重要的行动,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而教会音乐的目标是要帮助礼拜和作为礼拜的一种媒介或方式。
传教者的职责从会众宗教上之首脑来看,牧师的领导地位是居先的。「他的主要关心之一是教会整个礼拜生活的计划(planning)、关连(correlation)与协调(coordination)。在教会中的每个部门(area)都需要他像羊群之牧者般的带领。」1音乐在礼拜中有那么大的帮助和重要地位,做一个传教者为要达到真正礼拜的目标,一定要负有指导和关心所有礼拜节目的责任,藉着教会生活之每一范围,对许多指导者如礼拜委员会、指挥者、司琴者、长老执事、主日学校指导者等,来解释他们在教会全部工作中,其部门应有的责任。假使传教者在他的领导者之职责是有效率的和成功的,那么,其主日学教师将会晓得为何要小心选择各年龄团体适用的圣诗;圣歌队的指挥者将看清楚他的职责是比指挥圣歌队的赞美诗有更大的范围(scope);司琴者也将领会他们弹奏圣诗的态度和他们对乐谱的选择可以帮助或妨碍礼拜;音乐委员会将知道其职责远比仅仅是组织和支持音乐活动更为重要;同时会众将会开始想到在全部音乐的节目中,他们要成为积极参与的角色,使延伸到每个人,导致礼拜更深奥的意味。
无论如何,牧师他不能也不可袖手旁观,因为音乐对礼拜的关系是极重要的,同时在礼拜仪式中使用音乐的分量是相当高的(甚至高至50%),所以,有效率的传教者一定会迫使他去获得某些音乐和礼拜的基本原理、管理方针,挑选和指导人事部门,在整个的教会生活中促成教会音乐的目标。「传教者和属灵的领导者,对教会整个的音乐属灵之充实(enriching)和启迪(edifying)是有责任的。」2假使他发现会众的音乐、圣歌队或主日学校的音乐不能供养其羊群时,他必须像羊群的牧者一样采取行动。所以,他必须知道何为美好又属灵的音乐食物,视其为供养礼拜和教会的教育活动。
牧师必须装备自己来担任音乐部门领导地位之角色。要记得,领导地位不是必然包含承担整个的工作量,或单独地完成职责。明智的传教者会藉音乐委员会来获得有能力胜任音乐领导地位的人,来指导会众、各班圣歌队和主日学的音乐节目。他能运用真实的领导才能和指导音乐委员会的意见,经由推介有关书籍以及与他们讨论音乐和礼拜的哲学,藉着鼓励和支持音乐的指导者,藉授予的权柄,藉利用教会中可得到的和潜在的才能,同时帮助每个人清楚在教会生活的每个范围中,他对有效地使用优美的音乐是有责任的。

第二节 牧师与指挥者、司琴者和圣歌队的关系
  传教者必须很密切地与指挥者(包括圣歌队)和司琴者有联络,有合作。3传教者是主持、管理整个的礼拜,而指挥者(圣歌队)和司琴者的工作是礼拜中很紧要的部分,如果传教者忽略与他们的联络合作,他所带领的礼拜怎会成功?他也许只关心他的祈祷词和讲章,忽略礼拜音乐的效果和工作,我认为他尚未搞清「礼拜」是什么,而只是尽了一半的工作职责而已。
  传教者首先要尊重指挥者和司琴者的职责,视其为礼拜的计划和实施里的合作者(Co—partners),4在周报上要被提名,必须在教会信徒面前公开承认他们的职位,他们也应被列为计划或商讨教会工作和活动的工作者,如能参照《教会礼拜与圣礼典》中教会机关首长的设立仪式来对待他们,一方面让信徒承认他们的地位和职务,更可加强他们自己对教会音乐工作的使命感。音乐的工作者无论是全时间或兼职的,在教会事奉中皆应被视为一个同工(co-worker),应该得到传教者的友善(friendship)、信任(confidence)和精神上的支持(moral support)。5
要使指挥者的工作能帮助你的礼拜,你一定要密切地与他联络。在此所提的指挥者,最理想的当然是受过训练,有良好音乐根基的人。如果教会中真找不出最理想的人才,那么,由那有音乐恩赐又甘心事奉的人来充当,传教者也当照样尊重和指导他。你最好将主日讲道题目、经节和圣诗事先概括一下,提前一个月或一季(有时要按教会历)给指挥者;让他有系统地选曲并能加以研究,选择适合的赞美诗,订购圣歌队够用的歌本,同时为四至六星期或数月后将要献唱的赞美诗而练唱。6假使讲道的题目和圣诗没有事先选好,直至周六晚才匆忙决定的话,传教者就不能期待赞美诗会适合其讲题(除非是碰好运气的机会)。同时也不能期望圣歌队对吟圣诗有领导作用,因为他们无法预先练唱过。我深知传教者要如此做是有困难,不过最低限度也得一周或两周前先与指挥者联络好。如果传教者本身对音乐懂得太少,又指挥者是有把握的话,那么,他更应该与他商量挑选圣诗的事,但传教者本身要做神学上的判断,又作最后的决定。
有些传教者常把司琴者遗忘了,没有提早交代应弹的圣诗,总认为司琴者是万能的,可以不必准备就可以弹好,所以直到周六晚甚至周日晨才告知圣诗号码,即使司琴者有高深琴技,也得事先要有准备,特别对于那些须经一段时间的练习才能熟达的司琴者,更要预先联络礼拜中要使用的圣诗,使他有足够时间做充分练习,这样才能献上最好的于礼拜中,使他所做的实在有助于礼拜。
有一件事是传教者对指挥者、司琴者和圣歌队必需要做的,就是当他们尽力做了善工时,传教者应该对他们有所赞许,这有感谢和教导他们的意义。称赞的话语要小心,应该像这样的话:「感谢你们的表现,很能领导会众的礼拜。」,或「感谢你们所唱的赞美诗,真是代表了我们对上帝的赞美、感谢和奉献。」,或「你们在会众唱诗时和交读启应文时,都作了很适当的领导作用,感谢你们。」但是,这种话不是在礼拜进行中讲的,而是在礼拜之后,在其他地方以其他方式来表示感佩。虽然他们的工作是对上帝的奉献和应答,他们的服事不是为荣耀自己,而是为荣耀上帝,但以在一起工作的立场上来说,以人的感情上来说应该有赞美的话,这可鼓励他们更愿奉献、更有上进的心。
  「传教者应偶尔探访圣歌队的练唱,随时地来感谢他们在圣歌队工作的贡献,分享将来的计划和希望,同时提醒队员知道,在礼拜中他们是牧师的同工(Co-ministers),这样很能增强圣歌队事工的效果。」7传教者偶尔参加练唱,即使只坐在任何声部座位边。同时在指挥者的领导下与圣歌队员同唱,这也是很好的。有时候,牧师召集指挥者、司琴者和所有圣歌队员在练习后或另拨出一个时间,大家在一起开个座谈会,检讨过去和计划将来,这是极好的机会。关于这一件事,是一般传教者所疏忽,且应待加强的。
第三节 在唱诗时牧师的榜样
在礼拜中,当唱圣诗时,传教者(或其他聚会的领导者)必须给予一种热心参与的榜样。8假使一般礼拜者看到领导者尽全心全力、热忱地在唱诗时,他们就马上被激励,也照样地热心唱诗。因为大部分聚会场所的讲坛总是安置在当会众站立唱诗时,众眼注意力的焦点处。假使礼拜者看到传教者在唱诗时,站着低下头来仔细阅读他的讲道稿,或者花费时间在凝视会众,检查那些缺席的信徒,或是数算人数,造就是以他的行动表示唱圣诗是不重要的。9如果讲道者想护喉为讲道而保留声音,他至少也应轻轻地唱,或当会众在唱的时候,他要照节奏轻声读歌词。假使他的喉咙有轻微发炎的话,他可以无声地唱,嘴唇振动而喉咙可轻松一下。10在此,我劝勉要热诚地唱,但不是要喧闹地唱,尤其是如果牧师靠近麦克风。假使礼拜仪式是播送的(broadcast)或经电台的,牧师(司会者)唱诗时无论他能唱得多好,亦要退后一点,离麦克风一个适当距离,或甚至关掉讲坛麦克风,为要避免一种独唱表现。我已听过好几位长执和信徒向我提起他所属教会的牧师确实太大声。无形中就使信徒唱得很小声,甚至闭嘴而只听牧师大声在独唱。靠近麦克风的人也不可故意用很强的声音,为要确定圣诗的速度。因为这是司琴者的领域,有任何不同意见须私下解决。
每个传教者应该要能唱,或者至少也要努力尝试去唱圣诗。令人遗憾的是,有些人「自夸」他们是单音调的人(monotone)俗称「音痴」。11真正单音调的人是极其稀有的,同时这种自夸是一种伪装和诡计,为要避开音乐上责任。「不论哪个传教者,都要寻找一位胜任的声乐教师学习研究,对他是有益的,从正确的歌唱,转入实际的讲道,适当的发声在讲坛上是他主要的财产之一。」12所以,受造将要成为传教者的神学生,我认为要鼓励参加学院和教会圣歌队。学习正确的发声法,不只在唱诗,同时对讲道发声上也很有帮助。
总之,一大群基督徒聚集赞美他们的父上帝,热忱带领作用的传教者有一种使人感服的责任。牧师或羊群的牧者要带领他们进入礼拜的一切经验,这包括积极的参与圣诗的吟唱。13
第四节 如何宣布圣诗
许多受过训练的会众能依循礼拜程序表进行,无须任何口头的宣告。大部分教会都将圣诗号码(hymnnumbers)写在讲坛旁墙壁的黑板上,或印在周报上。但在礼拜中,的确还是有牧师(或司会者)用口头来宣告圣诗,明显地,这将有激励唱诗的作用,有时这种习惯有其值得称赞的特点。
即使圣诗号码被列在周报上,有些讲道者在宣告圣诗之后,偶尔也以几句恰当的注解来介绍主题的圣诗(thesermom hymn),有时当宣告最后一首诗时也同样这样做。就心理上的观点来说,在唱诗前有一种令人愉快的批注和鼓励的话,会使会众唱诗的兴趣大为增强。14
  在台湾教会大部分牧师或其他聚会的领会者,在宣布圣诗时,有一个标准的公式像:「咱相与来吟诗赞美上帝,圣诗第几首。」(台语)每一次都这么讲,也许这是不智的,这只成为一种习惯而已。当然有些诗是赞美上帝的,可是有大部分的诗不是陈述对上帝的赞美,而是认罪或教训、劝勉、奋进等等的诗。例如圣诗242首〈主,求你怜悯我>(Lord Jesus,Think on Me:普颂152、153首,颂新288首)这是悔罪的诗,不是赞美上帝的。又如圣诗331首<我做基督兵丁,当好胆进前>(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普颂425首,颂新507首)这是劝告与训诫或精进的诗。所以我们要小心宣布圣诗时的口白。台湾基督长老教会信仰与教制委员会出版的《教会礼拜与圣礼典》指示我们:只须宣布「咱相与来吟诗,第几首」(台语),15但是为了唱诗在礼拜中之功能、目的和意义,不只宣布动作,而要说出唱这首诗的目的是什么,才能达到礼拜中唱诗的目的。所以我认为,只要知道该首诗内容为何,而附加几个字来加强唱诗的意义。如:「咱相与来吟诗赞美上帝,第几首」、「咱相与来吟诗数念上帝的爱,第几首」、「咱来吟第几首诗成做咱的祈祷」、「咱相与来吟诗敬拜上帝,第几首」等。尤其首数号码要重复报清楚。还有,宣告圣诗号码之后,我认为不必读第一节,据我观察后结论,牧师或司会者读第一节或甚至是全首歌词时,唯有极少数的人真正注意听或对照着看。假使对某首诗要有所说明,应该只为鼓励会众更有意义的唱颂为目的,要使人集中注意力于歌词的思想,但不可过长,最多几句就好。
第五节 广泛选用圣诗
    有关礼拜中会众的参与,传教者有直接的责任,因为圣诗的选择和使用根本是落在他手里,他应该广泛选用圣诗,不可固定使用他个人所喜爱的某一些诗歌。假使牧师将他在一年当中或数年之间所用过圣诗的首数加以统计,必定发现某几首用得特别多次,这当然是好,可惜的是,还有许多更好的圣诗根本不曾被采用。为了防止太常重复用那些自己中意的老歌(old favorites),我建议每个人可在他自己诗本的每首诗页边空白处,记下在他们的礼拜中(主日或其他聚会)那一首诗被选用的日期。「假使这首诗是新的,日期就会使他们想起在最近的不久再合适地使用它。」16有些传教者以一个特殊符号附注在每首圣诗空白处,标明会众的熟悉程度或对这首诗的反应。
我要强调传教者要广泛选用圣诗,也要会判断什么是最好、最适当的诗,有关选用圣诗的准则简述如下:
(1)选择有价值的歌词和曲调。17
(2)为了真诚礼拜的经验,选择比较熟悉的圣诗。
(3)选择符合礼拜主题的圣诗。
(4)选择情感上恰当的圣诗。
(5)选择适合于你团体之平均年龄的圣诗。
(6)选择包括整体基督徒经验的圣诗。18
(7)主日礼拜用的圣诗不论三或四首,当考虑诗的韵律型态(metrical pattern),尽量避免挑选一样型态的,要有变化比较好。19
(8)选择适合于礼拜的原则或传统所规定程序的圣诗。
圣诗的主要目的当然是用来吟唱,可是传教者也可引用圣诗的一节或一句在祈祷、闲谈或讲道中,这习惯能成为一种渐渐地带领信徒进入对圣诗的概念更清楚了解的手段。20当然,引用的主要目的是要启发在讲道中所提出的思想,不是要解释圣诗。还有些圣诗的歌词可作为传教者讲道或短讲的资料,因为圣诗常是根据圣经的真理,如果这样的利用,不但启发诗词里的圣经信念,又当那首圣诗再被吟唱时,会增加会众的理解。我曾这样做过,觉得效果不错。
传教者亦可使用圣诗作为协谈工具(counseling tools)。圣诗可以行使一种医治的事工(a healing ministry)。当一个牧师遇到有一连串烦恼,而追寻得释放的个人,他就得到使用一首伟大圣诗作为协谈工具的机会。21对于一个为精神的痛苦而烦恼的人,可以从圣诗139首<在圣经有记载永远活的路>(How Firm a Foundation:普颂440首,颂新336首)的话,带来信心的恢复和安静的信靠:「见若将灵魂交代伫我的手,我不忍放他互对敌仇雠,虽然魔鬼欲设计害他灵魂,我欲保护他直透到尾安稳。」(台语)。第241首<我罪极重不得推辞>(Just as I Am,Without One Plea:普颂331首,颂新299首)也往往能解消那踌躇接受天父的爱和慈悲的障碍。对一个为了失眠、怕夜晚而担忧的人,牧师能建议他重复轻声说普天颂赞358首<神必保守歌>(Give to tbe Winds Thy Fears):「让忧惧随风去,盼望且莫烦愁,神听你叹息,揩你泪,神将使你台头。……」以及普天颂赞441首<我灵镇静歌>(Be Still,My Soul;The Lord Is on Thy Side):「我灵镇静;上主在你一方;……」。当有人卧病时,可用〈境遇好歹是主所定>(Be not Dismayed Whate’er Betide:圣诗346首,普颂447首,颂新87首)、〈我有保护者伫身边>(A Soverign Protector I Have:圣诗255首)、<主有气力医治>(Thou Lord,Hast Power to Heal:圣诗447首)、〈主啊!早时你手有力>(Thine Arm,OLord,in Days of Old:圣诗448首)等首的歌词来安慰他,并加强他对神的信赖。
较好的圣诗由若干节所构成,每节发展其独特的信念。这些诗节通常都是合逻辑的连结,并且在最后一节升到思想与情感的最高峰。因此,如能整首都唱是有智慧的。22很多传教者或主领聚会者常犯的一种毛病,就是选用了一首会众的圣诗,当要吟唱的时候,也许是为了他讲道部分过长,而欲节省唱诗时间,就毫无考虑的选唱其中的第一节或几节,没有想到一首诗的歌词有整体一贯的思想进展,不易取舍其中任何一节的。当然也可以从一首诗词中选最感人、最重要的一节或两节,但都是要经慎重考虑过,不应随便点唱而破坏该首诗词的一致性。
实际上,我们熟悉的一些圣诗都已从很长的诗中节略过来了,包括原作的要点。例如<慈爱的父,所爱的主>(Dear Lord and Father of Mankind:圣诗286首,普颂361首,颂新419首)是从取名为<索麻树汁的酿造>(The Brewing of Soma)共十七节长诗中节略下来的。先前时代的许多圣诗本都包含许多的诗节,现今的编辑委员会已减少大多数的圣诗到三至五节的长度。这些编辑者曾小心研究原作,同时只保留最值得的思想部门。23有许多时候,假使真的需要节略某些诗节时,务必省略那些不妨碍意义的诗节。
参加礼拜的人在很多时机里会欢迎对较长的圣诗的明断删节,如普天颂赞283首<义勇佈道歌>原有六节,颂主新歌578首<我们有一故事传给万邦>,都属于长的圣诗,有好几节又加上副歌。一个人精神上的脉搏有时候开始渐次减弱,就是当一个人进入那一类圣诗的第四或第五节时。其他像〈伫圣经有记载永远活的路>(How Firm a Foundation:圣诗139首,普颂440首,颂新336首)、〈思念圣徒历代为主干证>(For all the Saints Who from Their Labours Rest:圣诗334首,普颂215首,颂新509首)。经一些谨慎简缩之后,往往会有更卓越属灵的效果。
代替一首长诗的删节,牧师有时候可跟着此步骤,假使这首诗有六节,邀请会众唱头三节,大声齐念第四、五节,然后同唱最后一节。或者像有一间教会周报上注明「圣歌队单独唱第三节」在唱一首长诗之下。
  然后,还有一个好的构想,是让会众唱一首诗的一节,不过不常是第一或最后一节。可以用圣诗368首第三节作为一场礼拜的结束:「逐时逐刻我欠救主扶持,自己无路可赢对敌计智,只有救主导我互我自在,境遇好歹愿主惦我心内。」可用普天颂赞481首第三节作开始:「我深需主,时刻需主眷顾,除却主恩,尚有何法驱魔?谁能如主,时常导引扶持?无论风雨晦明,恳求同居。」或在圣餐时,圣诗259首〈耶稣是我心所欢喜>只有第三节能有意义表达礼拜者的感情:「耶稣做阮活命的饼,互阮可吃可得勇健,饮祢活水靠祢尊名,阮倚靠祢拢无惊惶。」24
第六节 牧师应该是对圣诗忠实的学生
有效力的牧师是圣诗忠实的学生。25一般看来,选择圣诗之权都操在牧师(或其他主领者),故他应该精通圣诗。精通圣诗不只包含对圣诗历史背景的研究,也包含作词者、作曲者,以及个别的歌词和曲调的细心研究。每本圣诗对这种研究含有某些不可或缺的帮助。圣诗内容的目录是教会信仰的一种大纲;题目的索引是基本大纲的一种延伸,再细分成一些更小的副标题(sub-headings),因此可以找到任何主题或论题。有些诗集也包括经文索引(Scriptural index),在各种圣诗里可找到所列的经文参考。寻求最适合的圣诗,明智的作法是拥有从许多教派所能得到的圣诗集,因为别本的圣诗编辑者对特定的主题可能列出附带增补的建议。这些作词者与作曲家的索引对于那些要研究圣诗历史进展的学生是很有用的。26
有关对圣诗的研究,资料当然要从圣诗手册(Hymnal Handbook)得来。不过目前有《圣诗合参》(林列着)和《圣诗典考》(王神荫编着)可作参考,其他还有<圣诗史话》、《圣诗漫谈》、<圣诗史源考》和《圣诗词曲作者介绍》等可作参考。27
  这种圣诗手册的内容是圣诗的背景,包括作词者和作曲者的故事。「有一位牧师数年来,在周间有读三首诗的故事的习惯,这些诗是选为下周日上午礼拜用的。每主日他都不向会众说什么,但是他已经建立丰富的个人知识,同时其会众已领悟许多他对圣诗的热心。」28这一位牧师这样做的结果曾产生奇妙的作用。我们当学习季尔曼(Dr.Gillman),在《英国圣诗的发展》(The Evolution of the English Hymn)书中以这些话来表达圣诗故事的价值:「一本圣诗是从实际生活而来的一个抄本……ballbet贝博网址会的核心被启示在教会的圣诗里;假使我们不怕麻烦地使圣诗与实际情况发生关系,我们将要发现有新的意义照耀出来,并且有新的能力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帮助我们。」29我认为圣诗手册对传教者或指挥者都很有帮助,理想的传教者不只要精通圣经真理,也要对圣诗有相当的认识和研究,才能善用ballbet贝博网址所给予信徒的一本重要书籍,发挥其潜在功能。
第七节 训练将来的领导人才
「传教者与将来领导人才的关系也许是最重要的。他应该对教会中所有圣歌队表示有兴趣,他不应以现有与他同工的指挥者和司琴者为满足,应该对有音乐潜力的人才各自给予鼓励。他应该从年轻一辈之中找出有天赋的指挥者,使其受训练来服事教会,如有必要,他要鼓励教会长执们能对其受训给予财力的协助。」30这种看法我很认同,传教者应有这种责任。一般大多数教会不能担负起或不便聘用专业领导者(professional leadership),可是可以付给年轻人授琴课程费用,使他们以轮流方式担任教会的音乐工作,同时更熟练地服事。教会可以为一位天赋甚厚的弟兄或姊妹安排个别课程,使其成为主要的琴手,又为其他将成为一些周间礼拜或小聚会的代理或候补琴手安排团体课程。传教者也能藉着获得在手的一些书籍和数据来帮助音乐节目,同时鼓励音乐领导者改进他们自己和他们的领导才能。他能使教会音乐有新的进展,藉着参加教会音乐研习会和进修班,也带领他的琴手、指挥者和其他音乐领导者参加。传教者对现有司琴者或指挥者不要以为就安心知足了,尚需继续发掘有天赋的人才,给予鼓励,提早给予适当的训练,储备将来教会音乐的领导人物。
第八节 举行以圣诗为中心的礼拜
传教者需要向信徒讲解音乐在礼拜中的重要性。也许可利用诗篇作者的话:「你们要向耶和华唱新歌」为题做以圣诗为中心的礼拜,唤起会众对圣诗的了解和兴趣。
以往在台湾的教会很少举行这种性质的礼拜,所以可考虑安排一个月中或一季中的某一主日专做圣诗礼拜。首先要向信徒说明要这样做的原因和目的,在礼拜中可以由传教者本身或者由指挥者来介绍圣诗的背景,然后由圣歌队献唱,或者带领会众一同唱,为增进圣歌队员和信徒们对圣诗的了解和兴趣。
第九节 圣诗中「颂荣和应答」的使用
    长老会圣诗目录中第十二类是「颂荣与应答」,这是属于「礼拜乐章」,它是礼拜中所唱颂的简短启应诗句。犹太人的礼拜中自古就采用许多音乐的启应方式,依历史记载,有直接唱法(即由祭司自己吟诵),启应唱法(由祭司唱一句,会众或圣歌队应答一句),及轮唱法(以两队圣歌队轮流对唱)。这些传统在教会音乐史上,占极重要地位。31
「长老会虽然继承了加尔文主义,注重讲道而不太重视仪式,然而在极短的程序中,仍然可以加入各种简单的应答乐章,以增加礼拜多样性的变化及兴趣,并藉音乐效果达到高潮,加强神秘的宗教经验。」我们对于在礼拜中除唱圣诗之外,以音乐应答(启应)的方式,都觉得陌生与不习惯。但是我们「需了解这种应答乐章唱颂行动,是一种象征意义,在礼拜中使会众积极主动地加入赞美、感谢、认罪、祈求、奉献、爱人、助人、实现神旨等行动,并促使这些行动更为坚定、透彻,真正地达到礼拜的效果。至少这些是我们使用应答乐章最基本的目的。」32
现在将长老会圣诗里「颂荣与应答」这类之短诗的使用可能性介绍于下,让传教者和指挥者了解,敢于尝试应用。
492首至494首〈上帝降临伫祂的圣殿>、<请来,咱着向耶和华>、〈世间众人拢着恬静>是宣召诗(Introits)或叫做导引诗、进场诗,这种宣召诗是通知上帝临在祂圣殿的歌,也就是表示礼拜已经开始。唱宣召诗是为引起礼拜者的注意,使他有切望的心灵和敬虔。通常用在前奏之后,以圣歌队来唱较好,也可让会众一起唱。宣召诗也可使用诗篇的诗。495首至498首〈主,恳求祢怜悯阮>、<全能的天父,听阮祈祷>、〈主听阮祈祷>、〈天父极大阁慈悲>是属祈祷应答(Prayer Responses)。495首〈主,恳求祢怜悯阮>(Kyrie Eleison)是用于一般礼拜中,可在认罪、恳求、代祷之后,由会众或只由圣歌队唱之。496首至497首在认罪的祈祷和代祷之后,由会众或只由圣歌队唱之。另外,周间祈祷会的结束也可用之。498首是用餐之前的感谢祈祷,在共同聚餐时可一同唱之。499首<荣光归圣父上帝>是荣光颂(Gloria),通常是读旧约或诗篇之后,立即唱之,也可用在赦罪文、感谢赞美的祈祷后唱之。500首至501首<求主开阮的心目>、<求主将祢的话>是读旧约或新约之后来唱。502首至503首是福音宣读的应答。502首<荣光归至高的主>是读新约,特别是读福音书以前来唱;503首<荣光归在主基督>是福音宣读以后来唱。504首〈凭着仰望主>是心中仰望文(Sursum Corda),这是在圣餐中祝圣祷文之前唱之或念之。主理者唱:「恁着仰望主」,会众随着应:「阮专心仰望主」。505首<圣哉、圣哉、圣哉>是三圣文(Sanctus),是初代教会的圣诗,用在圣餐的祝谢祈祷之后,有联合天上地下的圣徒的意义,这是出自以赛亚书六章3节天使的称颂。506首〈上帝的羊羔>是圣羔颂(AgnuS Dei),用在圣餐时,牧师拿饼举杯祝谢后唱之,或在擘饼时会众一起唱。507首<荣光归圣父上帝>也是荣光颂,用于读诗篇或旧约之后。508首<天下万邦万国万民>是颂荣,可用于读诗篇之后或做最后一首诗唱。509首〈赞美天父万福本源>是颂荣,是在感谢时或领圣餐之后唱之,或为礼拜时结束的诗。510首至511首〈赞美天顶主宰>、〈赞美上帝至高至尊>都是颂荣,用于感谢祈祷之后或为结束的诗。512首至513首〈愿咱救主耶稣基督>、<愿主赐福保护你>是祝福的诗,很多人误以为颂荣诗。512首最好用在没有牧师做祝祷的教会之最后一首,或有牧师用这首当为祝祷之用,但有许多牧师选用这首为结束的诗,唱完接着又祝祷,意义上不是重复吗?513首可作互相求主祝福的诗,可用于成人、小儿洗礼后,会众一同唱,也可用于婚礼时。514首至516首〈今要散会求主赐福>、<至圣天父阮感谢你>、〈此时礼拜啲欲息>是散会诗,这是用于散会前的一首诗。517首赞美颂(TeDeum Laudamus),是一种早祷颂歌,在读诗篇后唱之,或在读旧约和新约之间来唱。这首诗歌谱尚未完成,我个人存有陈泗治先生的全曲。518首西面颂(Nunc Dimittis),是根据路加福音二章29节,其为一种晚祷颂歌,可用于圣餐最后感谢祈祷之后,我想也可用在葬礼时。33
  以上仅作简介,让传教者和指挥者会尝试在礼拜中使用这些应答的诗,采用这种音乐的确有助于内心真实感情之流露,使教会的礼拜更活泼、庄严与喜乐,使礼拜节目更充实有意义。
结 论
  我担任牧师职至今已卅多年了,但还记得非常清楚的一句话是,读台南神学院二年级上指挥法的课程时,德明利姑娘(Miss Taylor)告诉我们:「传教者不能逃避音乐。」据许多先辈在教会牧会中,都深觉音乐非常重要。因身为传教者的角色,含有去了解有关教会音乐的责任。他是教会礼拜生活的首领,也应该实际关心礼拜中音乐的部分,与指挥者、司琴者有密切联络,关怀圣歌队的工作,并且自己更应看重会众唱诗的部分。也许可以说,教会礼拜音乐的水平之提高端赖牧师(传教者)在教会生活中对音乐重要性与地位的推崇。
  注释:
1.A.C.Lovelace and W.C.Rice,Music and Worship in the Church.(New York:Abingdon Press 1960),p.30.
2.Lovelace and Rice,op.cit.,p.31.
3.lbid.,p.32.
4.lbid.,p.33.
5.Ibid.,p.34.
6.lbid.,p.32.
7.Ibid.,p.35.
8.James Rawlings Sydnor,The Hymn and Congregational Singing,(Richmond:John Knox Press,1960),P.97.
9.Lovelace and Rice,op.cit.,p.38.
10.J.R.Sydnor,op.cit.,p.98.
11.单音调(monotone)是指平音,或音调无变化,近于「音病」之意。
12.Lovelace and Rice,op.cit.,p.38.
13.J.R.Sydnor,op.cit.,p.98.
14.Ibid.,PP.95—96.
15.台湾基督长老教会信仰与教制委员编着,《教会礼拜与圣礼典》,台湾教会公报社,1993年4月1日,p.12.
16.J.R.Sydnor,op.cit.,p.89.
17.Ibid.,p.91.
18、Ibid.,PP.92f.
19.关于圣诗的韵律型态,在〈会众的唱诗>的一章里有举例说明。
20.J.R.Sydnor,op.cit.,p.98.
21.Ibid.,P.10l.
22.Ibid.,p.93.
23、Ibid。,PP.93—94.
24.lbid.,p.95.
25.、Lovelace and Rice,op.cit.,p.38.
26.Ibid.,p.39.
27.英文参考书:
(1)Fred Gealy;A.C.Lovelacc;Carlton R.Young,Companion to the Hymnal Methodist,1964.(Nashville:Abingdon Press,1970).
(2)James Moffatt,and Millar Patrick,editors.Hand- book to the Church Hymnary,with supplement.(Lond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35).
(3)K.L.Parry amd Erik Routley,Companion to Con、gregational Praise,(London:The Independent Press,1953).
(4)William J.Reynolds,Companion to Baptist Hymnal(Nashville:Broadman Press,1976).
(5)Marilyn Kay Stulken,Hymnal Companion to the Lutheran Book of Worship,(Philadelphia:FortressPress,1981).
28、J.R.Sydnor,op.cit.,p.91
29、F.J.Gillman,The Evolution of the English Hymn,(New York The Macmillan Company,1927),p.30
30、Lovelace and Rice,op.cit.,p.35
31、骆维道作曲编辑,《礼拜乐章》,(台南神学院,东海大学音乐系发行,1973),
32、骆维道,《礼拜乐章》,PP。5-6
33、参考Music and Worship in the Church后面的Glossary(诗汇表)教会的礼拜与礼典,以及Donald Wilson Stake,The ABC’s of Worship,(Westminster/John Knox Press.1992)

更多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贝博手机ballbet贝博网址贝博ios┊http://www.nmgjdj.org┊邮箱:tougao@nmgjdj.org ┊在线QQ:104373155
地址:贝博手机呼和浩特新城区新城南街ballbet贝博网址堂
蒙ICP备09003011号┊技术支持:盛鼎国际传媒 | 制作维护:高军 微信sdcmjt
QQ群: |
你是第 位访客
全案策划: